凌度南  

[银英][罗莱]PWP无名的车 未完

cp 罗严塔尔*莱茵哈特
时间线 罗严塔尔的小黑屋囚禁play
注意  莱皇病重,会死!会死!会死!

夜色降临的时候有人推开了门,年轻的侍从轻手轻脚的送上精致的餐点,没有莴苣有甜点,一贯是莱因哈特的口味。还有一瓶410年的红酒,倒是罗严塔尔的口味。他不顾劝阻叫人倒了杯红酒,昏昏沉沉的喝下几口。
酒精发挥的很快,眼前的光似乎缓缓模糊,脑海里肆无忌惮的回放着零星的记忆。直到门轴传来咔嚓一声,隐约有人开门。刚刚高烧的身体虚弱到无法抬起来看一眼来人,只能感受到蛮横的力道夺下唇边的酒杯,就着他的手一饮而尽。
除了罗严塔尔,还有谁会这么做?不太清醒的脑海里翻滚出久远的往事,这才是那个男人的真实面目,不断追求缺少的情感直到扭曲,本质上和自己没什么不同的空虚者。只是下一秒钟,下巴上传来触感,一对金银妖瞳在视线里缓缓荡漾。
他被带着酒香的唇肆意的侵犯,原本因病苍白的肌肤也染上了艳色。漂亮的苍蓝色瞳孔失去了焦点,嘴角逐渐张开流出细细的银丝,划出淫靡的弧度,很快被胸口压上来的男人不紧不慢地舔掉。
好看的眉皱出微微的弧度,其实并不痛苦,却只有失去主导权的不甘。莱因哈特努力抬起眼角,视线里只有棕黑色的发丝铺天盖地的扫过,耳边传来压抑着激情的男声。还没有来得及反驳,就是不轻不重的一舔。
柔软的舌尖一路向下,绕过脖子和锁骨,本来就宽松的睡袍被拉到了锁骨一下,苍白到态的身体却在灯光下散发出陶瓷一般的光彩。沉默的双方心怀鬼胎,最后却加快了罗严塔尔的动作,指尖和舌尖一起抚过那一对秀气的红色小点,一路向下。
他军装加身没有披风,银色的条纹在肉体上硌的生疼,下一秒却仿佛暴怒一般解开身下人的睡袍,然后脱下自己的衣服。莱因哈特沉默的看着他,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他没醉也没有发疯,只是单纯的想做而已。想到这里,他勾出个自嘲的笑,却被身上的人一把含住唇瓣。“mein ......”没有说完就被吞下去,黑色的眼珠里翻滚出一丝懊悔,然后是更加暴风骤雨的吻,连身下最敏感的地方也传来一丝剧痛。

2018-05-15 评论-4 热度-24 银英银河英雄传说罗莱罗严塔尔

评论(4)

热度(24)

©凌度南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