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度南  

[银英]夜半无人 for法伦海特

二刷DNT被法叔吓到了,还我风度和沉稳结合的水蓝色眼睛法伦海特
马上又是忌日,产出一篇小小的粮
粮食向独白,有借用 @高贵杂食小熊仔 的舒坦梅兹私设
————————————————————————————
从阶下囚变为罗严克拉姆公爵麾下的将领,他只用了九天。然而短短三天之后就被迫出征,这样的将领应该也只有他一个人。至少在见识了罗严克拉姆公爵的军事才能和政治手腕后,他也突然见到了公爵出乎意料的脆弱和情绪崩溃。这一切都是由于布伦斯维克公爵旧部的刺杀,以及公爵心腹和挚友吉尔菲艾斯提督的舍身挡枪,把公爵彻底逼到了崩溃。

当作为高级军官的他们不得不下达紧急封口令,隐瞒提督的死讯和公爵的崩溃时,已经体会到了事态的严重。套用罗严塔尔一级上将的原话,“我们都被绑在了名为罗严克拉姆的一条船上”,因此讨论出有效的解决方法就成了当务之急。

然而位于要塞顶层的华丽军官会议室里一片死寂,似乎大家走出了对于公爵情绪的震惊,却照旧想不出什么办法,联络格里华德伯爵夫人成了唯一被提起的话题,却被熟悉夫人和公爵关系的提督否决,谁会当面扶了公爵的逆鳞?

因此在一片焦急和讥讽中提出解决方法的总参谋长虽然极为讨人厌,甚至自己也承认他是害死吉尔菲艾斯提督的凶手,同僚们不得不承认这是极为狠辣和直接的手段——将涉嫌刺杀的罪名归到即将和他们决裂的立典拉德侯爵身上,直接赶回奥丁,控制国家机关,夺取玉玺和最高政权。确立以公爵为首的独裁体制。

手法无疑极为果断,米达麦亚和罗严塔尔两位一级上将的指挥也毫不逊色。在留下护卫舰队后,短短一个小时所有的高速舰艇分队就已经准备就绪,两个小时后两万高速舰艇全部出击,直至帝都奥丁。

没有想到三天之后就坐上了亚斯古里熟悉的指挥席,也没有想到这一次就不得不剑指帝国最大的贵族,但是站在指挥席前的一刻,却是久违的紧张,甚至听见了血管里血液刷刷流动的声音。从下级贵族起家,他作为军人的直觉自然感受到了一个新时代开启的信号,而他,会是这个时代的见证者和经历者。

武人之心,恐怕就在于此。

手边的通讯频道响起来,是两位一级上将的命令,“抵达奥丁预计时间太长,一定要压缩时间争取到达!”

“跟不上的就不要管了,只要到达奥丁就行了!”

这是他第一次体会到不同于往日的军队风貌,如出鞘长剑锐气十足,不愧是战无不胜的罗严克拉姆公爵,不愧是直属于公爵的众位提督。

眼前的高速舰艇急速略过,应该是以速度闻名的黑色枪骑兵舰队整建制出击,想到之前的决议,他打开频道向舰队呐喊“全速前进!不能落后!”剩下的话却是对着副官山德斯少校,“没想到这么快就有了戴罪立功的机会,不要落后其他舰队!”

一路上的急速前进甚至来不及补充能源,只能放慢部分舰队的航速完成补给,将来不及补给的战舰直接被甩在后面。自始至终亚斯古里始终站在舰队的最前方,但是不知道第几次催促舰长“全速前进”,下令人员3班倒时不能懈怠,甚至不要管后面的舰队,也只能勉强追到米达麦亚舰队的尾巴,至于黑色枪骑兵早在更前方了。

凌晨零点二十五分。

距离帝都奥丁只有一个小时航程时,他从3小时没有离开的指挥席位上站起来,转头问参谋长,“我们还有多少战舰?”副官的回答来得很快,“出发时2000战舰,现在只有300左右。”他苦笑,果然还是有不少在路上跟丢了。这样的高速奔波,可从来没想过。

刚刚把数量发到公用频道上,就接到了通讯,互相敬礼之后就不得不面临即将来临的问题。在米达麦亚提督的协调下,指挥800舰队的缪拉镇压奥丁的宇宙舰队和卫星,其余人选择新无忧宫周围的地区直接迫降,攻占国家机关夺取国玺。但是在谁前去抓捕立典拉德公爵问题上,法伦海特惊讶的看着同僚们相顾无言,直到米达麦亚提督抽出了一把纸盘,所有的人纷纷抽签,号码最大的罗严塔尔提督完美中枪。

——米达麦亚提督夺取国玺,罗严塔尔提督逮捕立典拉德侯爵,缪拉提督压制宇宙舰队和卫星,坎普,艾齐纳哈,瓦列提督分头夺取奥丁三大宇宙港后直接解除贵族武装,克斯拉攻占国家广播电台和通讯机关,发布戒严令,其余提督紧急迫降新无忧宫周围区域,将贵族直接抄家,反抗者格杀勿论。

好一番干净利落的安排!他默默赞叹,转过头来要求下属把新无宫和西三区的坐标传向全舰队,“紧急降落,不要管其他了,全舰队分散,有地方就下降!”

得益于战舰设计,帝国的军舰可以直接降落大气层内,但也需要开阔的平面。在没有办法直接降落在新无忧宫广阔的林苑的情况下,只能见缝插针。他苦笑,按照中央区宅邸密集的程度,估计开阔的地方都被黑色枪骑兵和米达麦亚舰队占据了,轮到他能全部降落完成就不错了。

副官的报告证明了他的猜测,眼前隐约见到中央区对抗紧急入侵的管制灯火时,已经从公用通讯上听到了毕典菲尔特提督响亮的命令,“直接下降,不要管炮火!不准开炮,全部轻火力作战!”黑色的影子在夜市之中闪闪发光,如流星坠落地面,杀气腾腾。

自己的舰队分散开来寻找开阔的地点,其实并不多了。在和米达麦亚舰队公用一块典礼广场后,其余的不得不降落到用作装饰的大片铃木里,所幸得是,这里还是奥丁贵族区域的核心。至于说最后的舒坦梅兹舰队被迫降落到西五区非核心地带的大学区域,旗舰降落湖面,这都是后话了。

他挑眉,水蓝色的眼睛甚是好看,转头开了频道,“只要留下必要的机动人员,其余全部出动。不要伤害反抗者,其余全部逮捕!”

“谁要是侮辱平民和妇女儿童,通通枪毙!涉嫌抢夺财产也一样!各小队中队的队长负责约束部下,出现违反军纪的情况一起处罚!”语气严厉至极!

从第一艘战舰落地的信号传来,频道里就是一片喧嚣,中级指挥官们大声的下达指令,士兵们冲出战舰毫不留情的闯入一间间贵族宅邸。刚刚想阻止他们杂乱无章的行动,才想起来根本不用担心,投靠罗严克拉姆伯爵的贵族已经全部离贵族区了。至于唯二留在奥丁的马林道夫伯爵和维斯帕列特女男爵,宅邸距离这里还很远。目力所及之处,至少是立典拉德的亲族。

追随他多年的山德斯站在身后没有说话,他也没有说话,仿佛视线锐利的穿透一切,看得到贵族宅邸里的主人被逮捕,财富被充公,特权被取消。其实不需要命令,总参谋长的话中话意思已经明了,出兵的开支和财政赤字都需要贵族的巨额财富来填补,上一次是贵族联军,这一次轮到了立典拉德眷族而已。

男人们在颤抖,女人们在哭泣,小孩子天真的脸上绝不会想到日后的结局,昂贵的珠宝名画被搜出,债券黄金现金等等被文官一一收集登记,偶尔还可以见到贵族的尸体被拖出来,直到副官来报“克兰西男爵一家和所有的仆人都自杀了”,他才回过头来,做了个知道的手势。

这是他一生都无法忘记的一幕。是新王朝建立之前的无上血腥。是皇权的最后救赎。

站错了队伍的,无一例外,还好他有回头的机会,或者说,将功赎罪的机会。

2018-04-22 评论-9 热度-35 银英银河英雄传说粮食法伦海特

评论(9)

热度(35)

©凌度南 Powered by LOFTER